当前位置:首页 >> 要闻关注 >> 健康中国建设年度面孔 >> 浏览文章

高举健康管理大旗——访原解放军总后卫生部部长白书忠

时间:2017年06月19日 信息来源:健康中国年鉴网


高举健康管理大旗——访原解放军总后卫生部部长白书忠

 

当记者敲开白书忠办公室的门时,一个儒雅的身影迎上前来,“你好,路上挺堵的吧?刚才我从窗户看下去,水泄不通啊,先喝点水。”没有丝毫距离感。他的一举一动带有明显的军人印记,飒爽、坚毅,难以想象,他已年近古稀。

这就是白书忠,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原部长、中华医学会原副会长。青春年少时,两场战争对其一生产生了深远影响;仕途顶峰时,突如其来的 SARS 再次将其带回战场;退而不休时,他毅然肩负起我国健康管理事业发展的重任。此时的白书忠已将一切看得甚是淡然,一碗粳米粥、一碟小咸菜,便可成为他一顿丰盛的午餐。

 

退而不休

“如果问我将什么作为自己的事业,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:健康管理。”

在白书忠看来,健康管理是他一生的事业。他一直说我国的保健体制、保健制度以及保健效果在世界上可谓一流,但美中不足的是,我国早期保健仅限于医疗保健范畴。医院里人满为患,有些医院的患者甚至常年住在医院。“当时给我的触动便是,保健不应是在得病后给予治疗,而是要少得病、晚得病甚至不得病,这才是高层次的保健。”

2001 年,白书忠开始在军队系统试水以预防为主的健康管理思想,成立解放军健康促进医学专业委员会。当时保健办的文件都已起草好,还没来得及实施,便遭遇了 SARS 的飞来横祸。

但白书忠并没有就此作罢。SARS 结束后,他先后访问了美国、欧洲、古巴、日本等国,了解学习那里的健康管理工作。“退休后,我有了更加充裕的时间参与到这项工作中。第一步,我主动申请加入中华医学会,因为要想发展健康管理事业就必须团结国内致力于该专业的专家。”经过白书忠多方游说,最终中华医学会健康管理学分会于 2007 年7 月 28 日在北京成立。

“第二步,开办《中华健康管理学杂志》,为学术交流搭建平台。然而,推动一个学科的发展,最大的问题莫过于资金。于是第三步,我们借助社会力量,成立中国健康促进基金会,着力推动学科发展,最终实现服务社会的目的。”退休前他是一名少将,现如今,他仍然是一名真正的将军,运筹帷幄,全盘布局。业界许多专家都认为,这是白书忠对我国健康管理事业发展所做的最重要的三件事。

“实际上,‘三步走’战略是一项整体工程,杂志是学术交流的阵地,学会是组织专家的形式,基金会负责开展一切活动的财务支持。由此,健康管理专业才能够蓬勃发展,至今我们已经组织了 7 届中国健康产业论坛和四次中华健康管理学年会。”谈及此处,白书忠脸上洋溢着喜悦。

在白书忠的倡导和努力下,中华医学会健康大讲堂已进入第六个年头。包括王陇德、钟南山、高润霖、陈君石院士在内的数十位专家分别围绕“健康奥运,健康生活”、“预防慢病,管理健康”等,进行了40场精彩演讲,所讲内容基本涵盖了当前公众最为关心的相关健康问题。

在白书忠看来,2000-2010年,我国健康管理还处于初始阶段,大家还在逐步探讨、认识、接受。但从 2010 年至今,健康管理已进入新的发展阶段,由健康体检向真正意义上的健康管理转化。白书忠信心满满:“我认为再经过 5~10 年,一定会发展成为一个新的学科、新的专业,并进入国家的学科目录以及教育体系。”

白书忠指出,加强健康管理学科建设要实现三个转变:从辨病体检向健康体检转变;从一般性体检向个性化体检转变;从单纯体检向检后服务转变,做好高危人群的提前干预工作。

例如有些人因肠癌不幸去世。白书忠谈到:“这些人往往有家族病史,通过基因检测很容易便能发现其肠癌遗传基因倾向。类似这种患者,首先,每年应做一次胃肠镜,如果早期发现病变应尽快采取措施。第二,调整饮食结构,多纤维饮食,少吃肉。第三,保持大便通畅。如果预防干预措施得当,生命延续10 年是不成问题的。这也正是健康管理的目的。”

 

健康不仅是个人的事

“健康不仅关系到个人的生活质量,更关系到国家经济社会发展问题。”

他是一位将军,始终擎着中国健康管理的大旗驰骋在保卫国人健康的疆场。他又是一名儒将,拥有以柔克刚的力度和海纳百川的气量。

白书忠说,健康看似是个人的事,实则不然,它其实是每个人的社会责任。不健康会让一个家庭在经济上有额外的开销,会使父母、爱人、孩子担忧,家庭气氛也会因此受到影响。健康同时又是重大民生问题。它不仅关系个人生活质量,更关系国家经济社会发展问题。目前中国有2亿老年人,如果个个都患慢病,那么对于国家经济的消耗是不可想象的。

健康管理的实现能够大大减少医院的患者数量,医院可以说是健康管理的末端。白书忠如此比喻:“如果一条自然流淌的河流,仅希望通过水利工程来治理污染、决堤等问题是十分困难的,必须做好整个流域的水源涵养,这才是治本之策。”

“修身岂为留名,做事唯有敬天爱人。”这是白书忠一直以来的座右铭。从最初的军医、医务队长,到后来的医务处主任、院长、校长、卫生部部长,几十年的行医之路让他将健康看得比什么都重,同时也让他将人生的名利看得更加淡然。

“我不去逐名,更不去逐利。战争时期,我亲眼目睹一批批战士在我面前倒下;抗击 SARS,我几乎整日与危重患者接触。人生是一个过程,能否为社会做些有用的事决定了一个人的人生是否有意义。在当前这个物欲社会中,钱多钱少只是一个相对概念。全家住 8 平米房子、用煤油炉做饭的日子我也过了,当时也没觉得不好。人的欲望需要节制,不能任其发展。谁都希望生活越来越好,钱越多越好,房子越大越好。但这些都是外在的,能为社会做些什么,才是重点。”

 

活着就要懂得感恩

“战争中,很多人为了祖国而英勇捐躯。作为活着的人,我们更应该学会感恩。”

在白书忠的人生中,两场战争对其一生产生了深远影响,它们分别是 1972 年的援老(挝)抗美战争和 1979 年的中越边境自卫还击战。

白书忠当时还只是一名普通的军医,其所在汽车团的主要工作是运输物资,因为在当时的运输条件下,几乎所有物资都要通过汽车运输来完成,实可谓越南战场的“铁血大动脉”。

“平时我们和其他的运输兵没有差别,但当受到敌人炮火袭击时,我们就要显示出作为一名医疗兵的职责——保障每一名作战士兵的安全,对他们进行救治。除此之外,在老挝医疗所驻扎的都是我国的战士,我们除了要做好本国战士的卫勤保障工作,还要为老挝士兵服务。”

1979 年的中越边境自卫还击战,白书忠所在的汽车团依然主要负责运送物资,而这次的“物资”则是以弹药为主。“当时没有专门的救护车辆,我们去的时候运送弹药,回来运送的则是前线下来的伤员。为了防止坑洼土路形成的颠簸对伤员造成更加不利的影响,我们将车辆底层铺上厚厚的一层沙子,这样一来车辆增加了重量就会‘稳重’一些,伤员躺在沙子上也会舒服一些。”

“我亲眼目睹了战争带来的伤亡和代价,这对于我之后的人生有很大影响。我并未因此萎靡不振,反而使内心更加豁达,因为已经见过太多生死。也没有恐惧、忧虑或者麻木,而是超脱。战争中,很多人为了祖国而英勇捐躯,由此,作为活着的人,我们更应该学会感恩,没有他们的牺牲就没有我们今天的生活,对祖国、家庭、周围的朋友,也会因此而更增添一分热爱。作为一名医者,我也更加真切地体会到,生命健康对于一个人、一个家庭甚至整个社会都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。医者的职责并不应该仅仅停留在治病救人,更有责让大家更健康的生活。”白书忠感慨道。